五花咸勺白

肖根/夏橘/魔兔/白本/all魔
(高三断网失踪人口不定时回归)

【肖根】Trouble(乘人之危)

☞万年弱鸡卡文+挖坑不填的我终于回来啦(捂脸
☞有肉!!开车警告!!是辆报废车!!!大家保重了!!!
☞万年OOC文笔渣请多包涵!
☞想找个bgm然鹅太懒,大家自己配音动次打次嘿嘿嘿吧!
☞祝进食愉快!一起快乐磕肉!昨晚发出来被屏掉了qaq只好麻烦大家戳一戳链接了!

—————————————————————————————

这天晚上Shaw破天荒地半夜醒了,放在往常她一向睡得很平稳,总是极其标准地一觉睡到固定的时刻醒来,毕竟作息规律也是一个优秀特工的基本素养。

她醒来后条件反射地去摸床头柜上的水杯,却摸到一个温热柔软的物体。噢,老天,她在彻底惊醒的同时反应过来,现在她不是一个人住了。

麻烦的女人硬要搬过来住,还得寸进尺地要换双人床。她一向耳根软,经不住Root那种软磨硬泡撒娇赌气,只得臭着脸答应。已经住在一起一个月了,Shaw仍然不习惯两个人的生活以及——她始终没发现这种生活方式到底好在哪里。

生活中突然多了一个人,就好像一张好端端的脸上多了一粒麻子,就好像一份巨无霸牛肉堡里夹了一片生菜,就好像一杆火箭筒上安了一个消音器,总之是怎么想怎么别扭。

看吧,已经害得她焦虑到半夜失眠的地步了!而Root却几乎每天都要甜腻腻地朝她感叹“真好啊Shaw”。

是,她之前是没有经历过恋爱结婚,但这并不意味着Root就有资格在这方面说教她什么。

那个死宅黑客虽说扮演过成百上千的角色,但她“本人”却依旧还是那个连在她面前换衣服都要耳根泛红的害羞鬼。

所以Shaw在听到Root对她发表的一大通“结婚了就要一起住”“情侣当然要每天睡在一起”“一起过日子”诸如此类的论调时,内心迫不及待地翻起了无数此起彼伏的白眼,但破天荒地——至今还不敢相信——Shaw最终没有反驳。

是因为那天饿坏了所以大脑没有正常运作。Shaw姑且这样说服了自己,而这该死的“二人世界”还要继续——

“嗯……”还没能平复心情再次入睡的Shaw突然听到身边的女人发出一声模糊的呓语。

哈!听听黑客小姐说梦话会说些什么?Shaw带着一种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好奇与兴奋,近乎大猫咪捕食般猛然凑了过去。

“唔……”Root再次发出近似于某种喘息声的梦呓,令Shaw不禁感到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心情。

这女人不会在做什么有颜色的梦吧?!喘息得这么暧昧,如果梦里那人不是自己……Shaw的脸黑了黑,虽说她自己之前也约过很多炮,但那也是出于解决正常的生理需求的必要。现在和Root确定了关系,她就再也没有回忆过之前的潇洒历史了。

再者,Root和自己上.床的时候很少发出声音。两个人像是不服输一般,总是咬紧牙关忍耐着,只有情到深处时才终于会发出难以自抑的哼哼声。这样想着,Shaw凑得更近了些,几乎是脸贴脸地凝视着Root。

女人的额头上沁着些许晶莹的汗珠,眉头微微蹙起,几缕细软的棕色鬈发黏在面颊上,显然睡得不怎么安稳。Shaw还是第一次这样安静且近距离地看着Root,女人好闻的发香一股股地钻进她的鼻腔,大概是苹果味的。Shaw头一次觉得水果的清甜气味也能勾起自己的食欲,而这感觉并不亚于牛排。

Shaw伸手去拨开女人右侧面颊上的发丝,忍住了想要把脸埋进Root发间的糟糕欲望。

那可真蠢,她想着,然后突然俯下脸去吻住了Root紧紧抿住的双唇。Root的嘴唇有些干燥,却柔软,Shaw只是安静地贴着她的唇,想着这种柔软中的力量。

Root曾经对她说过是她让她有了归属感,也对她说了不会再丢下她一个人,她说过她关心她,也曾借用Machine之口冷静地描述一段仿佛不属于她的大义与牺牲,她问过她为什么不肯和她谈论感情,并为了一个含糊可笑的“Maybe Someday”而狂喜。她在她耳边说过的话那么多,其实实现的也没多少。后来她带着虚弱的初愈之身出现在她面前,Shaw真的很想就那么一拳挥下去,最终却只是狠狠地吻了她。

如果说这双唇是危险又脆弱的甜蜜,Shaw仍愿一次次选择信任地吻下去,信任地体会那种温柔的撕裂的力。
—————————————————————————————
啦啦啦点这里不要错过!☞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yT3NHEJIDjcYFYRXYJToxw  密码:4h09
—————————————————————————————
“咳咳……”Root终于喘出一口气,却在下一秒抱紧Shaw一边咳嗽一边发出啜泣声,并且哭声越来越凶猛,让Shaw真的开始反思她是不是不该这么做。她是指,这么不同寻常地,做。

然而Root却在哭泣中说出一些断断续续毫无逻辑的话来:“不许再……不许你做…做完就……就和我分…分手了……”

过了一会儿Shaw终于明白,敢情在这个白痴女人的梦中,自己竟当了一回薄情寡义之徒。而Shaw脑中的第一反应竟是得意于Root梦中的床.伴果然是自己,也是,除了自己,还有谁能让她喘得这么愉悦?

于是懒得去追究到底是什么给了这女人她Shaw是干得出这种事的人的错觉了,她只是强忍着疲倦不断安慰怀中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女人,费了好大力气才终于将人哄睡着。这大概就是突发奇想之后的代价吧。

Shaw咬牙切齿地瘫回枕头上,翻了个白眼。

她侧过身来,看着咫尺相隔的Root的脸颊,女人柔软的睫毛上还残留着泪痕,而那股苹果香又一股股钻入她的鼻中,她于是微微前倾,把鼻子埋进Root的发间,然后如同亲吻一只小狗一般将嘴唇草率地掠过Root的鼻尖。

在躺回枕头上的一刻,Shaw迷糊地想着,好像两个人一起生活也还不赖,倒是有许多新鲜体验。而后她最终在困意的洪流中阖上眼皮。

算了,再勉强妥协几天吧。真是个麻烦的女人……

Fin.
————————————————

一点啰里巴嗦
☞室友看了后说有想要摘抄好词好句的冲动,所以是受到表扬了?十分惊吓XDD因为开的车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捂脸逃跑

☞期末考试期间晚自习的产物,果然压力大才有灵感叭(都是借口((不(((人生第一次开车真的很刺激!!!

☞个人一点恶趣味,突然想看清醒锤和梦境根的船戏,预想是根在梦中和现实同时g那什么c(咳)但似乎完全没有写出来。对自己的叙述能力感到无奈又无力。大家可以自行脑补下我这个辣鸡写不出来的画面,就....同时.....嗯……就很刺激!

☞在看了poi结局后觉得真是很不公平,所以自己写同人就会希望给她们非常美好的结局,因此永远的设定都是幸又重逢相亲相爱的锤锤和阿根,一只永远口是心非的小炮仗单细胞,一只甜言蜜语不断实则比谁都缺爱的神经病。总之,是我爱的她们,希望你们也会一直爱下去,比心。

【肖根】变色口红

☞这篇略长些,算是我写过最长的吧
情人节没来得及发出来,昨晚发出来结果早晨又被老福特屏蔽辣qaq就酱所以就今天重新发出来吧作为新年第一炮!!祝大家新年快乐啦!!能在老福特遇见你们真是非常幸运!!
(希望这次不会被屏蔽了)

☞甜饼甜饼甜饼不甜你打我

☞本文的脑洞来自于我家最可爱的 @一颗咸糖豆 的授权,爱你嗷
但脑洞其实是另一个理科生提供的……
当然,对于一个文科生来说,这种奇思妙想写得我非常尴尬,理科生的脑洞真是emmm感觉写出来又很伪科学的样子XDD

☞尽管始终正剧向但一如既往OOC惹
另,渣文笔,请多包涵

☞BGM 《Fallen Angel AKA Broken Arrow》Noel Gallagher's High Flying Birds



*
Shaw凭借她特工的直觉敏锐地察觉到Root最近有些不对劲。具体是哪里不对劲呢,她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她和以往不太一样。

这天两人好不容易忙完各自的任务坐下来吃顿饭,气氛都还没出来,Root就又被机器紧急叫走了,说是Reese那边有点小麻烦。

“Reese那么大个人了能出什么事。”Shaw望着Root摇曳在眼前的那副无奈的微笑,努力抑制住想翻白眼的冲动,嘟囔了一句。

Root再次无奈而带着宠溺意味地摇头,匆匆离去,向她晃了晃手机,“有时电话联系。”

Shaw憋了一肚子话想问却没问出口,正想着要不要在机器那里打探下消息,她的手机就收到一条短信:“You’re welcome.”

呸!Shaw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摇摇头,还是少和这八卦神经过于发达的人工智能交流为好。指不定又在背后和Root嘀咕她什么呢。

哼,用脚趾头就能想得到的内容——

“Ms.Shaw今天吃三明治放的芥末酱比平时少。”

“Ms.Shaw今天没吃牛排改吃蔬菜沙拉了。”

“Ms.Shaw今天路过口红专柜看也没看那个对她抛媚眼的新来的售货员。”

……

噢!对了!口红!Shaw一下子想起来,这两天Root好像涂了口红,唇色比起平时似乎鲜艳了不少!平时做任务,Root几乎不会化妆,任务太忙时干脆连基本的护肤品也不抹。Shaw让机器发来Root最近的任务清单——

某软件公司工程师、某电力维修公司电工、某运输公司司机助手、某甜品店试吃员……

都是些技术活。

那她干嘛涂口红?Shaw记得她的黑客小姐不怎么会涂口红来着,以前都是缠着自己帮她涂的。她怎么突然开窍了?难道是Zoe帮了忙?

Shaw决定抽空去Zoe那儿走一趟。

**
Root最近有点郁闷。

撒马利人成功下线,再无法猖獗,可小队的任务一下子繁重起来。繁重到Root有时都在怀疑把撒马利人下线这个选择的正确性。Machine倒是雇了几个新人,但上手仍不太熟练,许多事还是得他们亲自操刀。

天知道她和Shaw有多久没坐下来一起吃顿饭说说小情话了。

那个二轴每次好不容易见面也不知道说点好话来安慰她,只知道抱怨今天又碰到了哪个倒楣货色,或者聊她千年不变的老话题——城里哪家牛排店又有了新套餐。

Root只有让Machine每天给她透露点小情报,比如——

“Ms.Shaw今天吃的三明治多放了两大勺芥末酱,不知道又遇上了啥烦心事儿。”

“Ms.Shaw今天多吃了两大块菲力,一口蔬菜水果都没沾。”

Root一边开车一边听着,只是摇摇头,她的特工小姐还是老样子。

“Ms.Shaw今天路过口红专柜,看了一眼那个新来的售货……”“啥?!”黑客小姐气得一巴掌按在车喇叭上,想都没想直接一个急转弯掉头。

“我今天的任务全部取消,把John叫出来,让他别成天在家跟Harold腻(jiao)歪(ji)了,当心发福。”

“可你今天要扮演一位晚宴女主人……”

“John不行就Fusco。”

“???可……”

“这事没得商量。”

“……”AI上帝第一次有一种叫做挫败的感觉。

Root一定要见识见识到底是哪位“性感火辣小姐”让Shaw都多看了一眼。

然而,二十分钟后,Root不得不承认,这位“性感火辣”小姐的确很有一番能力。至少在业务方面如此,十分能说会道。让她不但没有扛着街区最大的武器炸了整个商场,还买了一管最新上市的口红。

反正,拎着这管被“性感火辣”小姐夸得天花乱坠的变色口红,Root已经懒得去回忆自己逆行过大半个西街区冲进这家商场到底是为了什么。

售货员小姐说的是,这款口红中加入了类似ph试剂的特殊成分,纯天然,却能根据人体酸碱度的不同随时随地改变颜色。而当被问及用了以后有什么好处时,那位售货员小姐神秘地一笑,朝Root挤挤眼:“您会喜欢的。”

Root半信半疑地致电情感兼时尚专家小灵通Zoe女士询问了意见,最后半信半疑地涂上了口红。

结果口红涂了几天,Shaw却似乎并没有发现,亏得她还每次见面都把嘴撅得老高。

Root有点气。嗯,就一点。

***
Shaw从Zoe那儿出来后回了一趟地铁站。

“嗯?你问Root最近的唇色?挺正常的吧。是有点不同,涂了口红,但也比较淡。”John这样说。

Shaw又去了一趟警局。

“哟,可可泡芙小姐涂口红了?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Fusco照例揶揄打趣,被狠狠瞪过之后诚实回答,“唉呀,是有些不一样,看得出涂了口红,不过也不是太明显。哎哟我说你们小两口怎么这么别扭,她涂没涂口红你不能直接去问?”

然后Shaw的回答让Fusco赌咒发誓这辈子再也不掺和她俩的事儿。

她说:“所以这就是你为什么总找不到女友的原因,你永远不懂情趣。”

噢,敢情一个二轴都比他懂情趣?

Fusco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受伤,他很好,真的。

****
这天Root回家的时候在门口万分惊讶地看到了Shaw。

她气恼地瞪了一眼车顶的摄像头,然后脸上仍然一副漠不关心的神情拉开了车门。

“你今天的唇色非常独特,少有的火红。”Shaw过来一边为Root关上车门,一边漫不经心地评价了一句。

然而还没等Root反应过来,她就感到了唇上的柔软温热,但那人没有如往常一般直接又粗暴地撬开她的牙关,反而是贴在她滚烫的耳边低声说道:“你不好奇这种颜色在ph试纸上是哪种强度的酸吗?”

噢!不!她拿Finch的老花镜发誓她一点也不好奇!Root已经无暇去管那人的手在干些什么,她只觉得自己的脸色绝对已经红过唇色。

Fin.

【肖根】Two beautiful souls

☞Gen的角度的一篇,也许可以算作番外,略刀?

☞以下的啰嗦大家可以略过→
《呼啸山庄》是我个人非常非常喜欢的一部小说,本文中引用的那段是我最喜欢的印象最深的一句,也是费劲千辛万苦才找到最初看到的那个译版。能用到自己笔下是非常开心的。
这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篇脑洞。大概不能算刀?但写出来后每一次读都觉得难过心疼。脑子里总能闪过锤嗓音低低地读着那句话的场景……啊我真的是为什么要写出来伤害自己XD

☞渣文笔,请多包涵,祝大家啃粮愉快~(又啰嗦了一堆啊

☞BGM 《Soaked Through》Sara


那是在一节朗读课上,语文教师史坦利夫人组织学生们读《呼啸山庄》。

这一年是在撒玛利人下线后的第3年,Shaw离开后的第2年,她念高中的第1年。

她的监护人Finch先生总会在准确的时间给她汇款,但几乎没怎么来见过她。听那个大腹便便的警官说,他在这个地方有严重的心理创伤,医生建议他不要常来。

这没什么,Gen想,反正,和一位老先生她也没什么话题可谈的。

在班上Gen有些不大合群,她总是一个人走着神,想起那些她或参与或听闻的往事。

她几乎从不在课堂上举手发言。

然而这一次,她感到一种莫名的力量迫使她必须举手。这种力量过于猛烈强大,以至于她也说不准这到底是什么。

“老师。”

史坦利夫人有些诧异地望向那个有着蓬松的金色鬈发的女孩,长久以来她第一次在课堂上举手说话。

“老师,我想读下面这一段。”

“好,好的,Gen。”史坦利夫人冲她微笑,“请。”

女孩清了清嗓子,脸庞因为紧张或者别的什么而有些发红。她轻声读着那段独白,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已是几不可闻。然而她此时已有些明白那力量是什么,也许,人们称之为,悲恸。

“在每一朵云团,每一棵树上我都能看见她的脸,整个世界都在提醒我她曾在这儿,而我却失去了她。”

她读完,过了好一会,抬起头对史坦利夫人笑了笑,“这是我妈妈非常喜欢的一段话,夫人。”

“你的妈妈一定是位有着动人灵魂的女士。”

“是的,两颗动人的灵魂。”

【卡罗尔】花言巧语(材料作文系列二)

一如既往OOC×是糖是糖是糖
(其实有想过写刀,没忍心,还算有良知啦XDD
渣文笔,请多包涵

“你知道毛姆曾说过的那句话吗?”

“什么?”

“人生的大悲剧不是因为人会死,而是因为人会停止爱。我非常喜欢这句话,一想到它就开心极了。”

“为什么?”

“这样我们就永远不会成为悲剧啊,因为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停止爱你。”

“花言巧语。”

想起这段对话的时候,Therese在收拾书架,她半跪在地毯上,右手正捡起一本毛姆的书,将它轻轻塞回正确的位子。

而敞开的房门正对着楼梯口,隐隐有客厅里Carol弹奏钢琴的声音钻入她的耳朵,是她们最喜爱的那首《Easy Living》。

注明:本文中材料引自毛姆。

【卡罗尔】陈年旧事(材料作文系列一)

深夜小钢刀(也许短小精悍?
对,是刀,对不起呀介意勿戳(捂脸
第一篇魔兔文,文笔渣,OOC严重请多包涵
祝吞刀愉…愉快?


Therese记不得自己是否告诉过Carol,她很像一朵郁金香。

她忘记自己是从哪本杂志上看来的了,“花能散发香气,多么像一个人能够自信地说出爱情”。

Carol总是可以那样旁若无人地散发香气。不像她,永远胆怯,又小心翼翼。

若不是怕Carol过于骄傲自负,Therese很想告诉她,如果可以,她会把她藏在家里,像吃完一颗糖果的孩子,把糖纸当珍宝一样锁在秘密的抽屉里。

那人总是那样肆无忌惮毫无知觉地对所有人施展魅力,全然不顾自己在一旁有多害怕,多焦急。

她就是个患得患失的孩子。

说到底,面对Carol,她永远都不够自信。

这样想着,她抿了抿唇角。

其实,告没告诉过又有什么关系呢。她都有好多年不曾想起她了。

是啊,她们,都分开那么久了。

她不知自己为何还会想起这些。

陈年旧事。



注明:本文中材料“花……爱情”一句出自作家李娟散文集《阿勒泰的角落》。

【肖根】Just want to be like you

寒假的第一颗糖
以及一如既往的OOC+虐单身萌犬Gen
冷丧颓中一点邪趣(这么冷为什么还不下雪??!
文笔渣排版渣本渣 请多包涵
咳我才不会说灵感来源于家中二老给我撒的狗粮呢
祝大家假期啃粮愉快 提前拜个早年

某天早上Shaw和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准备晨跑,按惯例,她开始在院子里做热身操。
第二个起床的是Gen,当Shaw开始做腕部运动时Gen拿着相机从她身边跑过。Shaw朝她喊道:“小心脚下!还有,别忘了回家吃饭!”
Gen头也不回地跑出院子,扔下一句让Shaw摸不着头脑的话:“知道啦!Shaw你真是越来越像Root了。”
越来越像Root怎么了?难道和自己老婆像有什么好奇怪的吗?Shaw隐约记得,中国人是不是还有夫妻相的说法?
Anyway,只要不指身材,她都无所谓。

然后Root也起床了,比以往要早一个小时。Shaw心想,难道机器又有了新任务?
然而下一秒那个女人站在了她的身侧,和她一起做起了体操。
这下Shaw彻底吃惊了,吃惊程度不亚于听说Bear让Lionel摸了头,而不是冲他又咬又叫。
音乐继续播放,Shaw开始做腰部伸展。Root也做得有模有样。

“Hey,sweetie~good morning~”
“……Morning.”

Shaw仍然保持着向右拉伸的姿势,手臂大幅度下压,感受着腰部肌肉的舒展。Root也保持着没动,看样子并不像个腰有老毛病的人。

“Root,What are you doing?”
“me?Don't you see I'm doing exercise~”
“……Oh that's really not like you.”
“No,I just want to be like you~”
“……”

“呃,很抱歉打断二位的情话绵绵。”Gen不知何时已经进了院子,“不过,Shaw,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给你们照了几张相。毕竟,你知道,你们这个姿势真的……um,很像是在对着我比爱心。”
“噢?”Shaw一脸饶有兴趣的表情,余光快速扫过一旁已然僵直的女人,“原来如此。”
“Shaw,我只是……”
“过来点。”
“啊……啊?!”
“过来点!哪有这么丑的爱心?Gen,重新照。我需要换新的手机锁屏。”

Gen: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肖根】情书无用(最强助攻)

仍旧大概也许OOC
深夜磕糖第二弹
又冷又困又饿又没有爱情只有抱紧自己啃粗粮
BGM:《Happy》_Pharrel Williams

高冷面瘫了这么多年的Shaw送情书时竟然也会脸红,这令Root感到不可思议。
尽管是第一次,但身为一个高素质的杀手,一个二轴人格,一个反社会,一个……Anyway,Root觉得,嗯,其实,害羞的Shaw还挺可爱的?

站到那个小男生面前时,Shaw觉得自己递情书的右手有点颤抖。她对自己说一定是自己的手平时端惯了枪,拿着封这种粉红色调的小情书实在不大适应。想着,她又瞟了眼那封小信,腹诽着Gen这丫头果然还是像Root多些,只有那女人才会去喜欢粉色这种甜腻腻的颜色。
她回过神来,看着眼前仍旧呆若木鸡的小男生,有点不耐烦地说:“你倒是接呀,不想要?”说完她又有点后悔,语气是不是太重了些,要是把他吓跑了那小丫头一定会跟她生气一整年的。
于是嗓音略微柔和了些道,“呐,我女儿,Gen,喜欢你。她不好意思,所以让我帮她送情书。你要还是不要?”小男生赶紧小鸡啄米般的点头,战战兢兢地双手接过信。
Shaw忍不住再次腹诽,Gen怎么喜欢这么个软蛋?
在Shaw的注视下,小男生把情书小心翼翼地塞进了书包。“谢谢您,我会认真看的!请您帮我向Gen也致以谢意!”
Shaw别别扭扭地点头离开。心说,虽然有点软蛋,但也还蛮有礼貌的,也就勉勉强强吧。不过,情书这种东西……啧啧,真肉麻,她和Root就从来不搞这些虚的。现在的年轻人,啧啧啧……

R:“Hey,sweetie~回家啦~”
S:“……嗯”
R:“你送情书的时候右手在抖哦我和Gen在对面房顶上拿望远镜看的一清二楚><”
S:“……”
R:“还脸红了哦!!><><><”
S:“就算右手抖左手也还是可以的你别担心。”
R:“……”
R:“你都没给我写过情书诶Shaw你都帮Gen送了你就没什……啊!你干嘛!”
S:“Shit Root!下次想滚床单就直说吧省掉那些情书什么的该死的鬼前戏!”
R:“……@#*&%”

趴房门上偷听Gen:???前戏??妈妈们在说些什么宝宝我怎么听不懂??

【肖根】嗜甜如命

大概也许OOC
深夜磕糖很好玩kkk

Root嗜甜如命,她根本无法想象没有甜食的人生。
当豆豆把城里一家家Root常去的甜品店都开始倒闭的灾难性消息告诉她时,意外地没有收到任何预料中的反应。
她只是淡淡地说道:“这没什么,Fusco,我和Shaw最近又没有闹矛盾,而她尝起来挺好的。”

豆豆平静地摔门而去。

关于大话西游中的白晶晶,有一点感想。
(基本上是胡言乱语,自我解忧XD)

今天终于还是点开了510……
五脏俱焚心如刀绞
炒鸡谢谢朋友给了我一些小建议,现在心情好了很多ww
emmm然后就是写了一点点小感想,写的很烂,语无伦次
且供自己发泄一下舒心一点(别说心情爆炸的时候写东西真的很有用XD
就贴图在这里吧